7788文学网 > 玄幻魔法 > 总裁前夫不好惹 > 159 墓地求婚

159 墓地求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今天似乎天亮得特别晚,细细绵绵的雨洒落下来夹杂着寒风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道最悲伤的乐曲。

    程佩歌落寞的坐在书桌前,昏黄的台灯映在她病怏怏的面容上,神色显得更为憔悴。一整晚她都在为这件事纠结,怀孕了,她真的怀孕了!

    桌上放着凌乱不堪的文件,她也没处理多少,想着林亦飞那张绝美的面容,程佩歌无力的往座椅上一靠,思绪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难怪这些日子不管做什么事她都会觉得力不从心,原来是怀孕了,看来她又要辞职了,不管留不留下这个孩子,她必须要休假,然而一个月的长假显然是痴人说梦,更何况她也不想在林亦飞的手下做事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她要工作,要养活一家人,现在怀孕了肯定无法继续卖命工作,离开了林氏,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报酬丰厚的工作,沉重的思想包袱压得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医生说一切正常,还嘱咐她每周做一次孕检。看着别的孕妇都是在老公的陪伴下去医院做检查,她心里就涌起一股难以的酸涩。

    她未婚先孕,不仅要偷偷摸摸去医院将孩子做掉,这事还不能让林亦飞知晓,否则林亦飞知道后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脑海里突然划过一道嫌恶鄙夷的眼神,那么美的眼睛勾人魂魄,在看向她时却用着最伤人的眼神,刺痛了她的心,也让她仅存的一点自信彻底毁灭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程佩歌将手里的化验单悄悄收好放到抽屉里,无力的趴在书桌上,思绪乱成一团。做掉孩子,她怎么忍心?

    一个小生命啊!更何况这是她和林亦飞的孩子,生出来指不定有多漂亮呢!

    她该怎样做才能保住孩子又不被林亦飞知道,还有怀孕期间的生活费,从哪里来?此刻她除了无奈的叹息,根本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叨扰,她指不定要烦躁到什么时候,是备忘录,提醒她该去参加葬礼了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了一整个晚上,待思绪回归她才觉得全身酸痛得厉害,随便收拾了一下,从座椅上猛的起身,一个踉跄身子不受控制的再次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沉重的叹息,程佩歌双手扶额,身子靠在书桌前努力的使自己的心情放松,迫使那种眩晕感消失,静默几分钟待一切恢复平静之后方才起身去梳洗。

    从贫民窟出来,程佩歌瘦弱的身子被寒风刮得微微颤抖,双手抱胸,低着头走在拥挤狭窄的廊道上。

    几经周转终于从那让人窒息的巷道中出来,大口大口的吸气,强烈的恶心感一涌而上,程佩歌赶紧捂嘴,快速扫了一眼四周,在一处废墟处开始狂吐。

    等她将那种恶心感完全压下去,浑身早已瘫软得没有一丝力气,半蹲着身子不敢起身太快,怕自己突然倒下去。

    闭着眼,她双手紧紧拽着胸口,随后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漱口。

    雨下得不大,细细碎碎洒落在她身上,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蹲在那里,像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,黑色的头发被寒风细雨冲刷得凌厉不堪,即使隔着一段距离,也能很清楚的看出她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男人,细长的凤眸微眯,一张绝美的容颜泛着冷光,平日里放荡不羁的性子在此刻变得无比沉默。

    见她依然傻乎乎的蹲在那儿,终于他迈开了步伐,伸手将蹲在地上的她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程佩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,顺着他的力道从地上起身,对上他勾人心魂的眼眸,惊恐的叫唤道,“boss,你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刚才她根本就没有多想,只想快点儿起身,有个人来拉也不错,哪里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他!

    林亦飞一身黑色的西装,邪肆的脸上一改往日的纨绔,浑身散发出严肃冷冽的气息,“上车!”

    两个字说得干脆有力,说明了他今天心情极为不悦。

    程佩歌没吱声,默默的跟在他身后朝那辆炫目的兰博基尼走去。

    细雨中,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就像是永远也不可能交际的两条平行线,身份上的悬殊暂且不说,光是他浑身的气质就让众多女人忘乎所以,她只是众多美女中的其中一个小角色,留在他身边做事已经是上天眷顾了,还想有什么奢望?

    “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?”上车之后,林亦飞并没有立即发动引擎,而是顺手将干毛巾递给她,不咸不淡的问。

    程佩歌紧抿着苍白的唇,没敢去看他的脸,低着头默默接过他递过来的毛巾,轻轻擦拭着湿透的黑发。

    “缺钱了?”他又问,明显对她的不理不睬表现得有些怒意。

    林亦飞冷睨了她一眼,缓缓收回目光,又道,“如果缺钱了,要不你帮我一个忙,我付给你酬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板,为你工作不是天经地义的么。”程佩歌将手上的毛巾丢给他,一句话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,还存在什么帮不帮么?一切只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!

    林亦飞单手捂唇,不动声色的轻咳两声,“咳咳,你也知道我家那太后,要不你……唉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觉得从没这样为难过,一句话怎么被他说得七零八落的?

    还没从自己的失常中缓过神,身旁就响起她婉转的安慰声,“放心吧,这次回来我没有给林夫人汇报你的情况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的意思是说,要不你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?”他说,这话说完他自己也吓了一大跳,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紧张得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张绝美的脸,竟然染上一抹极为罕见的淡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如同闷雷劈过,程佩歌傻了,尴尬的将脸扭向车窗外,想要用那细雨声清醒自己的大脑,一定是她听错了,别激动,别激动……

    随即,某男闷哼一声以缓解刚才的窘迫,唇角微勾,妖孽般的容颜又恢复了往日的邪魅,淡淡道,“当然,是演戏的那种,我会付给你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boss,其实慕小姐是一个很不错的结婚对象,既然你无法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何不选择爱自己的人呢?”

    她在苦涩一笑,心里酸涩得厉害!对啊,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做女朋友,差点儿就激动得忘了自己,到时候又免不了被他嘲弄一翻。

    闻言,林亦飞面色一凛,薄唇勾出一抹讥讽的冷意,低沉而邪魅的声音撞击着她的内心,也让她浑身发寒,“丫的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,敢教训我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不重,却带着难掩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事实,你可以考虑也可以不考虑,我纯属随便说说。”

    今天不知是怎么了,他的怒气在她身上完全起不到作用,颇有一种往死里坑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帮我了?”声音愈发魅惑,听得人骨头都酥了。

    然而只要程佩歌知道,这样的他是最可怕的,往往他最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可那双眼眸像是最致命的毒药,只消一眼便会使人沉迷其中,等醒悟过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程佩歌长长叹气,至始至终她都没有看他一眼。放在以前她或许会毫不犹豫的答应,有钱谁不赚呢,傻逼吧!

    可现在,她无法做到,怕自己陷得太深,也怕时间久了他会发现端倪。在没决定将孩子做掉之前,她不能让林亦飞知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想做了,最近你也知道我的工作能力大大下降,无法胜任那份工作。”最终,她鼓起勇气拒绝了那份差事。

    似是没想到她不仅没答应还理直气壮的向他辞职,林亦飞侧过头,对上她消瘦的侧脸,咬牙道,“程佩歌你脑抽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这样认为么?”她冷笑,看向他绝美的脸扭曲成一团,得知已经惹毛了他,便伸手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车门被她关上,细雨中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身后是他冷冷的警告声,“行行行,是我脑抽了才会让你回去,我告诉你工资没有了,这才上班多久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要工资,当做给你泡妞的费用了。”她回头浅笑,在雨中,那张在他眼里平淡无奇的脸模糊不清,特别是那弱不禁风的身子好像随时都会倒下般。

    他发动引擎,跟上她的步伐,和她并排行驶,怒喝道,“程佩歌,胆子越来越大了,是找到好的工作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做那些无聊的事,要演戏你可以去找那些明星啊,你每天跟她们那么熟,有关系的一大把,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程佩歌突然失控的扭头,对着他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,从来不知道她也会这么有骨气,会这么的大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满头黑线的林亦飞,忘了开车,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,只是望着她愈发模糊的背影消失在蒙蒙细雨中。

    今儿个吃炸药了?不过就是扮演一下女朋友的角色嘛,不愿意也用不着发那么大的脾气呀!

    等他反映过来,绝美精致的面容染上一抹骇人的气息,在心里冷哼,丫的,程佩歌你给我等着,竟然敢吼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小悠从医院里出来,细雨如丝,冰冰凉凉的小雨落到她憔悴的脸颊上,心冷如冰。杜瑜锦死了,因为她过去后说了一句刺激她的话,她就死了!

    是她的错么?假如不是她那么冲动的跑过去,杜瑜锦就不会死得那么快,她竟然和一个临死之人计较,狠毒吧!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走在雨里,双手紧紧抱在一起,寒冷的风从她身上掠过,冷得她牙关打颤。

    想必慕长轩是不会和她回去了,可能他心里还会怪她吧,怪她小心眼儿,怪她出现得不是时候,怪她……

    后面她想不到了,只觉得浑身冰凉加上一整晚未眠,身体已经处于麻木状态,不知悲喜为何物,更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等我么,着凉了可怎么好?”低沉暗哑的声线,透露着心疼。

    白小悠扭头正好对上他俊朗疲惫的脸,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在雨水的阻隔下变得更为忧伤,薄唇紧抿,那模样十分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,是不是我来迟了,你怕时间来不及?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她已经湿透的外衣脱下,然后抱着她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上,慕长轩耐心的帮她擦拭着正在滴水的发丝,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眼角的黑眼圈,随后是苍白憔悴的容颜,越看他的脸色越发暗沉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昨晚她又没有睡好!是他的错,没有照顾好她,总是有这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找他,他烦躁极了!

    慕长轩一声不吭,烦躁之余,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,让白小悠疼得不敢出声,只能皱起眉头强忍着头皮上传来的麻木痛感。

    白小悠以为他是为刚才自己淋雨的事生气,低着头颅缓缓的开口解释,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后,停止为她擦拭头发的动作,垂眸的瞬间看到她无辜委屈的样子,心像针扎一样疼,丢下手上的毛巾,拥她入怀,柔声斥责,“傻,我只是回锦儿是否真的已经死了,待会儿送束菊花过去表示慰问。”

    慕长轩将下颌搁置在她头顶,头发还未全干,有股淡淡的湿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不知怎么说。

    许久,她突然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满脸纠结歉意的看着他,低声道,“或许我不应该来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怀里一空,某男的脸色瞬间变黑,根本无心听她的道歉,霸道的再次拥她入怀,两手禁锢在她腰上,轻声安慰,“不怪你,她的生命本就没多长时间了,能撑到这个时候已是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留下吧,我一个人可以的,等爸爸的葬礼过了我就自己回公寓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觉得愧疚于她,刚才我……”白小悠突然大发善心,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。

    总之她不想让慕长轩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