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88文学网 > 玄幻魔法 > 原配宝典 > 第174章追凶5K粉红480510+

第174章追凶5K粉红480510+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诸素素没有瞒着杜恒霜,见她现在神智还算清醒,就解释道:“你的病在逐渐恢复中,不过容易过人,我担心你的两个孩子,所以还是带着你出城,住到庄子上。等咱们病完全好了,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杜恒霜一听容易过人,立刻有些着急,问道:“平哥儿和安姐儿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好。就是天天叫娘。”知画抿着嘴笑道。

    诸素素也道:“现在还好。但是你现在已经把知画给过上了。如果再待在家里,难保最后不过到两个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杜恒霜拿袖子遮住脸,缓缓地吐了一口气,对诸素素道:“多谢素素了。我的命,还有平哥儿和安姐儿的命,都是你救的。等大爷回来,我让他好好谢谢你。”说着又对知画道:“知画,真是对不住,让你跟着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知画忙摇头,想笑一笑安杜恒霜的心,可是又有些心酸地想哭,只得忍住泪意道:“大少奶奶言重了,不关大少奶奶的事,都是那……”

    诸素素心里一动,见杜恒霜这会子能说话,就问道:“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还难受吗?能说说话吗?”

    杜恒霜刚才实在是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说话的。

    对着知画微微点头,杜恒霜已经一偏头,又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诸素素叹口气,帮杜恒霜掖了掖苎麻丝绵被的被角,安排知画住到隔壁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没有带下人过来。

    诸素素就出去见了这里的庄头儿,让他挑两个手脚麻利干净的村妇过来做饭洒扫。说定每个月给一串钱。

    那庄头儿大喜,忙回去叫了自己的婆娘和儿媳妇过来,让她们一个负责做饭,一个负责洒扫和清洗。

    诸素素找庄头儿要了一个小炉子,在屋檐下生了火,亲自熬药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空没有现成的抗生素,她自己做的陈芥菜卤倒是能派上用场,但是不能只靠陈芥菜卤。而且杜恒霜这几天吃得陈芥菜卤太多,效果已经不明显了。

    诸素素冥思苦想了这几天,终于折腾出几个方子。

    她别的东西没有带。唯独带了一大包各色药材。

    针对杜恒霜的情况。她除了用以减轻外感风寒症状为主的桂枝汤以外,她也准备了麻黄汤和大青龙汤这两味药方。

    麻黄汤以草麻黄、木贼麻黄和中麻黄三种麻黄属的植物为主药,兼用其他药效温和的药材做辅助,可以加大排解体内湿热、风寒的作用。帮杜恒霜调理好身体的酸碱平衡。增强自身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大青龙汤由麻黄、桂枝、甘草、杏仁、生石膏、生姜、大枣等药组成。有很强的汗解表、清除积热的功效。

    这三个方子,再配合她的有抗生素作用的陈芥菜卤,应该能收到很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杜恒霜的病。不是一般的风寒外感,而是由鼠疫杆菌变种引的伤寒症,要真的治愈,真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    而对诸素素来说,只要控制住不再传染,她就放心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知画的情况,比杜恒霜又要轻许多。

    诸素素给她吃了几日的陈芥菜卤,再加上桂枝汤、麻黄汤和大青龙汤一天三顿的喝,她恢复得很快。

    杜恒霜却一直在虚弱当中。

    情况不好不坏,一时清醒,一时糊涂。

    欧养娘在城里担心杜恒霜的安危,但是诸素素又叮嘱过她,暂时不能让方妩娘她们知道杜恒霜生病的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一知道消息,肯定要来看她。

    而杜恒霜此时的状况,真是不宜见人,会传染的。

    欧养娘只有在完全护不住两个孩子的时候,才能去许家说明杜恒霜的情况。

    龙香叶从那天送殡回来,就一直闹着要见杜恒霜。

    欧养娘和萧义联手,将正院把持得铁桶一般,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龙香叶倒是不敢如同上次一样硬来。欧养娘的手段,她领教过一次了,不想再受皮肉之苦,就在正院门口放下狠话,说等萧士及回来,一起跟她们算总帐。

    陈月娇带着金姨妈跟着来到萧泰及家里,和萧泰及一起,通过二房和大房相隔的围墙,去萱荣堂见龙香叶。

    龙香叶见到金姨妈和陈月娇,忙拉着她们诉苦,抱怨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两个孙子、孙女了。

    陈月娇想到那两个孩子,倒是生出一丝复杂的关爱之情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这两个孩子,跟前一世“杜蘅”生的那些孩子有没有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按理说,都是同一个身体,生出来的孩子应该都是一样的吧?

    那两个孩子,明明就是“杜蘅”上一世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惜这一世,他们要被杜恒霜生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这是说哪里话?祖母想看孙子,不是天经地义吗?哪个刁奴敢刁难?”金姨妈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香叶抹着泪道:“我在这个家里,混得连个仆妇都不如呢。不瞒二位说,她们对我,真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。我要等老大回来,给我主持公道呢。”到底还是顾着脸面,龙香叶没有将欧养娘掌掴她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家里的老封君,被儿媳妇的养娘扇耳光,固然别人会谴责儿媳妇和她的养娘,但是也不免会觉得这老夫人没有倚仗,连个仆妇都欺到她头上,会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陈月娇听了半天,总觉得有些蹊跷,心里骤然想到一个可能,便轻言细语地道:“大少奶奶不像这样没分寸的人呢,是不是有什么苦衷,所以避而不见?”

    龙香叶撇了撇嘴,耷拉着眉毛道:“苦衷?她有什么苦衷?现在这个家。上上下下,哪一件事不是她说了算?她要还有苦衷,我们这些人只好统统都去跳井。——都别活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娇笑着握住龙香叶的手,轻轻摇了摇,轻悄悄地道:“老夫人,我听说,大少奶奶在二少奶奶去世的那一天,曾经晕倒在二爷家的内院。——是不是她那一次累病了,如今正养病呢?所以不见客。”

    龙香叶一听,想起来萧泰及跟她说过的话。说关芸莲其实是得了瘟疫。急病而死,所以她的尸不能土葬,应该火葬,才能灭掉源头。后来龙香叶才松口同意萧泰及将关芸莲火化。

    而萧泰及后来听从了诸素素的劝告。同意将关芸莲火化。也是听了陈月娇的话。说还是烧了好,免得以后关芸莲的爹娘过来找麻烦……

    现在陈月娇一说杜恒霜有可能“病”了,龙香叶猛然醒悟过来。杜恒霜是不是被传染了?!

    这可不行!

    一个传染病人住在家里,她们别的人真真都别活了!

    龙香叶霍地一声站起来,大步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娘,您去哪儿?”萧泰及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月娇和金姨妈都没有动,坐在萱荣堂的上房坐着吃茶。

    龙香叶风风火火在前面走着,身后带着几个婆

    子和丫鬟,还有萧泰及走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泰哥儿,我觉得月娇说得有道理。你大嫂说不定真的是病了。”龙香叶对萧泰及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萧泰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问道:“若是大嫂病了,娘现在过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龙香叶不满地横了萧泰及一眼,“我做什么?我当然是为咱们一家人着想!今天拼了我的老命,我也要去把两个孩子接出来。”

    萧泰及笑着摇摇头,“娘,大嫂不会同意您把孩子抱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病得七死八活了,还把两个孩子拘在院子里。她难道不知道,她的病会过人的吗?”龙香叶一时气愤,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泰及吃了一惊,一下子停在那里问道:“娘,您说什么?什么病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大嫂跟你过世的媳妇儿,大概得的是同样的病。”龙香叶深思熟虑地道,然后凑到萧泰及跟前,嘀嘀咕咕地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萧